学考培训网

深圳
切换分站

咨询热线 18928705058

您所在位置: 学考培训网 > 教育资讯> 深圳财会金融> 被举报、被怒骂“滚出去”!把高考做成生意,到底坑了

被举报、被怒骂“滚出去”!把高考做成生意,到底坑了

发布时间:2021-07-14

被举报、被怒骂“滚出去”!把高考做成生意,到底坑了多少人? 

来源| 大猫财经

在中国说高考,肯定绕不过“衡水中学”。

原因很简单,成绩好。什么985、211都不看,光说清北的录取人数——2017年175人、2018年214人,2019年更是足足有275人,比北京的人大附中还多出一百多。

总之在家长眼里,“衡中”就是块金字招牌,能进去读书那是天大的喜事,哪怕卖房子搬家都值。

早在多年之前,就有人千里迢迢跑到衡水买房落户,周末返京的火车上准有不少衡中的学生。慢慢地连开发商都学会蹭学校的热度了,广告里赫然写着“买房、迁户口、考衡中”……

别说,还真是卖点。

假如有个在家门口接受衡中熏陶的机会,家长们一般都不会错过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上周“衡水中学在深圳招生”的消息突然就在家长圈里刷了屏。

光从官网和宣传资料中给出的介绍来看,这个学校的“衡中”味很正——上到校长、下到师资队伍,大部分都是衡水中学出来的“嫡系”,最起码从履历上看称得上根红苗正。

这么靠谱的师资力量,收费肯定也是杠杠的。

深圳小“衡中”分为高三冲刺和高考复读两个班,其中应届生班的学费高达5万/学期,连住宿带吃饭加一块要6.1万元/学期,一年得花12.2万,比深圳的公立学校可贵多了。

可就算是这样,也挡不住家长报名的热情。

据说这次学校只开放了60个招生名额,没多久就被热心的家长全抢光了,毕竟12万一年的学费再贵,也贵不过宇宙中心深圳那夸张的房租和房价。

可惜,没过多久,官网显示404,电话忙音,为啥呢?

据说是被很多家长举报了,教育局一查,属于无证办学,那肯定是要查的了。

衡水中学在深圳为啥这么受关注呢?

因为这已经是他们在深圳的二进宫了。

2016年,衡水中学与深圳富源学校联合办学,没两年就开挂了,2018年高考有9人被清华北大录取,2019年高三二模有6名学生进入全市前10名,完全碾压深圳传统四大名校。

很多家长就纳闷了,这个学校点石成金的能力这么强吗?

后来一查,原来富源学校有很多来自衡水的高考移民,都还是高分生。

为什么这么做呢?

原因很简单,这样可以迅速提高富源学校的名校光环,有了成绩背书,招生可不就容易了?

可这么一来,对当地的教育生态打击就很大了,实实在在地影响了很多人的高考选择,于是这就引来很多家长的怒骂:

“高考机器滚出深圳,集中营式教育滚出深圳!”、“把普众的教育当成一门生意,何其可耻?”……

高考是一门生意吗?在衡水中学,还真算。

原本衡中只不过是衡水市下辖的一所普通中学而已,早期不光成绩一般、校风更是一团糟,最夸张的时候,学校里经常会有小混混招摇过市,欺负学生、扰乱课堂更是稀松平常。

逼得没办法了,1993年,一个叫李金池的历史老师扛起了校长的担子。

这李校长刚一上任,就带着保卫科四处出击,碰到小混混先收拾一顿,紧接着再扭送派出所,没多久就杜绝了“匪患”。

外部问题搞定了,下一步就该对校内动刀子了。

在任期间,李金池对衡中实行起了半封闭式管理,还给老师制定了一整套详细的KPI指标,大到学生成绩,小到考勤和卫生,几乎覆盖了从早上5点到晚上10点的全部时间。

对大部分寒门子弟来说,想要借助高考的机会改变命运,能依靠的只有学校和自己。李校长这一套切中要害,自律不行就他律,逼着你学,这么搞下来,效果是很显著的。

1995年,衡水中学的升学率排到了衡水地区第一名,等到2000年,衡水中学更是力压河北的一众传统名校,成了当年的河北高考冠军。

正是因为在衡中的独特经验,李金池也在2004年接任衡水教育局局长一职。在当时的人们看来,衡水中学已然走上正轨,所以李校长也该把精力放在衡水经验的传播和推广上来。

不过这个宏伟的目标,最终还是由李金池的继任者完成的。

2004年,张文茂接过了衡中校长的位置。

张校长更擅长大规模的扩张和品牌运作,衡水中学的商业化走上了快车道。在张文茂的手里,衡水中学的模式被“复制、粘贴”到了全国的不少地方,成了一个响当当的“连锁品牌”。

零几年的时候,衡中就整合民办学校的力量,一起搞了个滏阳中学;等到了2013年,衡水中学联合河北泰华地产共同投资9亿建了个民办的衡水一中,一生二、二生三,各种分校着实不少。

只要你能搞定地皮校舍和办学资格,那建个学校还不是轻轻松松?至于招生就更简单了——挂上衡中的名号就行。

借助李金池留下来的“金字招牌”,衡中的扩张几乎没遇到什么阻力。

再后来,“衡水系”的牌子以“挂名”、“联办”、“合办”等形式,大肆扩张。内蒙古鄂尔多斯、山西大同,西双版纳甚至马来西亚都能看到衡中身影。

在一众“合作院校”里面,最成功的是张韶维的长水教育集团。

2013年的时候,在教育行业厮混多年的张韶维搭上了衡中的关系。双方的合作模式很简单,张韶维出钱办校、衡中出人讲课,并且由时任衡水中学校长的张文茂担任该校名誉校长。

在集团的官网上,至今还挂着一篇名为《既传承又创新,衡实中走出“云南化”优质路径》的宣传稿,里面记录了不少张文茂校长率队考察的活动和照片。

以此为基础,长水教育集团的触角慢慢伸到了西部各地,集团旗下的19所学校里,有16所都挂上了“衡水”的冠名。

等到了2021年,这个教育集团干脆以“第一高中教育集团”的名义跑到美股上市了。

公司2020年的营收高达4.46亿元,其中80%都来自于学生交上来的学费和住宿费,净利润超过8100万元。

把中国的高考做成生意、再打包到美股上市,这也算是资本市场的奇景了。

衡水中学的生意,说起来很简单:

那就是衡中出名、尖子生出力、自费生出钱,这模式实在是挑不出一点毛病。

为了让尖子生出力,就需要找到优质的生源,比如在浙江,衡中推出过考取清北就奖励50万的政策,对于年入数亿的集团来说,这点投入很值得。

像已经上市的云南“长水教育集团”,以及正筹备上市的河北“贺阳教育”,就都是此类代表。

但这么搞下去,真正吃亏的还是考生自己。

如果说早年的衡水奇迹代表着不屈的拼搏精神,那么现在的衡水模式就有点变味了。尽管有着跑操、晨读和军事化管理等诸多标签,但这背后还是离不开“掐尖”。

成绩这东西看师资但更看生源,前段时间天津高考的反常高分就是个例子。

受限于北京、河北、山东等地的夸张竞争和苛刻的学籍政策,有不少家庭选择在天津买房、落户。等到了今年,这些“外地考生”直接把天津的高考弄成了地狱难度。

这样的“提分”模式,恐怕并不是大家真正想要看到的。